详细信息
历时五年,十部经典京剧上了大银幕,京剧电影工程“值了”

北  京

日  报

京剧电影工程首批十部经典剧目拍摄完成,第二批开始筹备

记者:牛春梅

历时五年,京剧电影工程让十部经典京剧走上了大银幕。

《龙凤呈祥》《霸王别姬》《状元媒》《秦香莲》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《穆桂英挂帅》《赵氏孤儿》《乾坤福寿镜》《勘玉钏》《谢瑶环》,这十部京剧电影,以更为永久的形式镌刻下当代京剧人的身影,令国粹艺术得以更长远、更广泛地传扬。

对当下动辄数亿元投资的电影市场而言,京剧电影工程堪称“神奇工程”,每一部电影投资预算仅有600万元,这些钱还不如一个大牌明星出演一部电影的片酬。但参与其中的京剧人、电影人,愣是凭着对京剧之爱和传承之责,把这件事漂亮地干成了。

值了:不要等到没了再说后悔

第一批入选剧目,充分展示了京剧不同流派艺术的神采神韵,最大程度体现京剧欣赏和传承的独特价值。

京剧电影《赵氏孤儿》剧照

京剧《赵氏孤儿》是马连良先生的代表作,被认为是马派经典中的经典,融会贯通了马先生一生所学,将它拍摄成为电影几乎是众望所归。

这其实也是马连良先生未能完成的心愿。马先生的弟子张学津曾为之努力过,但当2011年京剧电影工程启动时,他却身染重病未能参与。这一两代人未完成的梦想,借着京剧电影工程的东风,终于由北京京剧院马派老生朱强来完成了。他说:“对我而言,拍摄京剧电影《赵氏孤儿》是难得的机遇,也是期待已久的机会。这部戏我学了几十年,跟许多老师都学过,是一部已经扎根在我心里的戏。”

京剧电影工程在演员甄选上,力求最大限度荟萃不同行当艺术家的精彩表演,老中青三代齐聚,名家名角强强合作。第一批十部影片的拍摄,囊括了尚长荣、李维康、冯志孝、叶少兰、耿其昌、赵葆秀、陈少云、谭孝增、寇春华等老艺术家,王平、于魁智、李胜素、孟广禄、杨赤、王蓉蓉、史依弘、赵秀君、安平、杜镇杰、李军、李宏图、朱强、袁慧琴等当红领军人物,以及王艳、丁晓君、窦晓璇、熊明霞、常秋月、金喜全、杜喆等青年新秀,堪称是当今京剧界最高水平的阵容。

京剧电影《穆桂英挂帅》剧照


在朱强看来,京剧电影工程是一份留给未来的宝贵文化财富,“工程选择当代最优秀的京剧演员,通过他们最巅峰的艺术状态,留下众多经典剧目的影像。今天大家的感觉可能还不明显,但再过一二十年,这件事的重量就显示出来了,不用等到将来这一批人没了的时候再说后悔。”朱强说,以往京剧传承主要靠口传心授,“口口相传难免会有走样,电影能够做到忠实记录京剧艺术家们对这门艺术的诠释,也能更好地传承给下一代。”

“能够留下我们的影像,让人们知道我们曾经为京剧的发展做过什么样的努力,已经是幸运和值得了。”京剧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主演、上海京剧院演员史依弘的这句话,道出了所有参加京剧电影工程艺术家们的心声。

哭了:不怕苦,怕拍不到最好

拍好还不行,拍到最好才行,几乎所有参与京剧电影工程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是这么想的。

《谢瑶环》是首批十部剧目的收官之作,它的完成标志着京剧电影工程取得初步性胜利,但在拍摄过程中主演丁晓君却常常掉眼泪。

京剧电影《谢瑶环》剧照

“花园”那场戏,是全剧重点。舞台表演时谢瑶环的头饰都是用水钻来装饰的。为了避免电影拍摄时反光,也为了凸显谢瑶环的独特气质,丁晓君干脆花了几千元钱买了好多珍珠镶在上面。拍戏那天,两斤多重的头饰,她足足顶了17个小时,一天下来连饭都没吃。第二天早晨,她5点多钟就起床化装,整个人就像踩在棉花上,完全没了状态。虽然导演说她表现得很好,但她自己总觉得没有做到最好,眼泪就忍不住地往下掉,“我不怕拍摄有多苦,我就怕自己不能展示出最好的状态。《谢瑶环》是老师的代表作,也是我最喜欢的戏,一定要拍到最好才行。”

导演马崇杰参与了《赵氏孤儿》《谢瑶环》两部京剧电影的拍摄。说起来,他拍京剧电影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因为他是马连良的亲侄子,父亲马连贵也是乐队伴奏,“别说我是在戏园子里泡大的,其实还在娘胎里我就开始听戏了。”

跨界执导京剧电影,马崇杰一点儿不觉得轻松,“正因为比别人更懂一些京剧,我拍《赵氏孤儿》《谢瑶环》更是带着一份敬畏的心情。”从接到拍摄《赵氏孤儿》任务开始,马崇杰就感觉“压力山大”,拍摄前后五六个月他都吃不好、睡不好,琢磨各种细节“伯父对人物设计得非常细,程婴全剧有八次出场,每一次都根据角色当时的情绪和心理状态设计得不一样,你要是不了解这个,不能把这种变化拍出来,就不能充分展现这部戏的流派艺术特点,可以说就失去了拍摄京剧电影的意义。”拍摄期间,马崇杰眼前也总浮现出伯父当年的音容笑貌,更担心拍不好,不能告慰前辈。

京剧电影《赵氏孤儿》剧照

京剧电影《谢瑶环》剧照

演员、导演都认真,京剧电影工程的专家们也如此。从前期的剧本搜集整理,到舞台剧本的反复订正,再到最后电影剧本的成形,每部影片在剧本整理方面都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。二十多位京剧艺术家、剧作家、理论家、评论家,经过30多次开会研讨,才将十部大戏的电影剧本一字一句推敲完成。

笑了:遛个弯儿就能看到好戏

京剧电影工程,创造性地打破了当前戏曲影片与观众见面难的瓶颈。

“大爷,您又来啦!”

“可不,我还想过来再瞧瞧《龙凤呈祥》。在家门口遛个弯儿就能看到这么好的戏,咱就得多看啊!”

劲松影院每周六日上午都会放映京剧电影工程的影片,影院经理石岩站在影院门口经常能看到不少老观众。

为了让更多人感受到京剧电影的魅力。从去年4月开始,京剧电影工程在朝阳区垡头地区文化中心和劲松电影院,以定点、定时、定影片的方式,全年轮流放映当时已经拍出来的五部影片《龙凤呈祥》《霸王别姬》《状元媒》《秦香莲》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。

石岩和他的同事们不仅深入朝阳区的大小街道居委会去拓宽观众群,还与中国戏曲学院、中国戏曲学院附中联系,邀请学戏的孩子们来观看,从大银幕上向名家“偷师”。同时,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来看京剧电影,他们还经常在网络上推抢票活动。“京剧电影传播的是正能量,我们作为基层文化工作者就应该让这种正能量传播的范围更广。”石岩说。

垡头地区文化中心相关负责人楚瀚说,垡头地区京剧电影的放映免费向社区居民开放,老百姓们已经养成每周二、周六来看京剧电影的习惯了,平均每场放映的上座率大概有五成。“来看京剧电影的既有老年人,也有爷爷奶奶带着孙辈一起来看的,爷爷奶奶看得入迷,孩子们也跟着哼唱。”让楚瀚略感遗憾的是,目前只有五部京剧电影轮流放映,“有的观众一部电影都看了好几遍,催着我们赶紧更新剧目呢。”

据了解,朝阳区区委宣传部今年加大了放映力度,计划在紫光影城、劲松电影院、垡头地区文化中心三家影院,全年放映京剧电影工程十部影片,共计500场。

在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看来,京剧电影工程是京剧与电影百年姻缘的又一曲华彩乐章,“从著名京剧演员谭鑫培主演的中国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开始,中国电影的每一个发展节点都离不开戏曲的参与,而戏曲得以广泛地记录、传播,也离不开电影这一先进艺术形式的助推,京剧电影工程是新时期下对戏曲传播的新尝试和新挑战。”

在中央领导同志的倡导和关怀下,京剧电影工程完成了一次成功实践,十部影片所体现的巨大文化意义、产生的广泛影响,得到了中央领导高度评价与大力支持。从2017年开始,京剧电影工程被列为国家重点文化工程,由中宣部立项予以资助和支持。目前,京剧电影工程已经开始启动实施第二批十部影片的拍摄工作,计划用三年时间完成。

京剧电影工程第二批影片的剧目选择和影片拍摄,将更加追求和体现思想性、艺术性、观赏性、民族性相统一的品质目标。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在保持第一批论证机制和排演拍摄经验基础上,京剧电影工程第二批拍摄剧目将更多聚焦经典的优秀京剧剧目,邀请更多优秀中青年领军人才加盟。

京剧电影《穆桂英挂帅》海报


京剧电影《赵氏孤儿》海报


京剧电影《谢瑶环》海报


热门影院